主页 > 帮助中心 >
刚完成转运又接到新指令 市急救中心尽力帮助患者尽早得到救援
发布日期:2022-02-16 14:06   来源:未知   阅读:

  昨天,台风“烟花”已经过去,但我市不少地区的积水依旧没有退去,甚至因为连日来的大雨,有的患者被困在积水较深的地方难以前往医院救治。于是,宁波市急救中心调度大厅的指挥员们,竭尽全力,帮助患者尽早得到救援。

  一大早,记者从市急救中心附近的环城北路走过,有100余米的路段上有大量积水,水深处甚至没过了小腿,大量汽车“踏浪”前行,而这条路也是不少急救中心调度员上班的必经之路。

  “一直没有回家,实在是太忙了。”市急救中心调度科科长洪波静前晚就住在单位,时刻准备着指挥救援,这一忙便忙到了第二天早上。

  每位调度员面前是6个电脑屏幕,分别显示着急救车定位、车辆情况、求助者信息数据,手边寻求帮助的电话铃声此起彼伏。

  “王隘路与兴宁路交界处是吗?您稍等,我们立马派车前往车祸现场。”在不到1分钟的通话时间内,接线员已在系统中录入事发情况,并在应急系统的车辆列表中查询到空车。挂断电话,接线员迅速抓起对讲机发出指令:“李惠利兴宁急救点出车。”

  一个上午,电话一个接一个,调度员们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有的地区因为信号不好,电话里的声音听不太清,调度员一遍遍耐心地询问着,需要转运的地点,患者的具体情况,目前有没有受伤、能不能移动等。

  “洞桥下高速前往鄞江的道路通了。”正在规划救护车支援路线的市急救中心调度员王杨大声地向同事们传递最新路况。

  必要时刻,调度员们还要对接交通部门,派遣正在途中的救护车。刚完成一次转运任务的13号救护车,突然接到中心的指令,又要掉头去接一位在海曙二院的患者到市第二医院。

  “鄞江附近的高速路口有很多病人在等着转运,可以的话一辆车多接几名患者。”调度员陈梦婷在电话里说。因为每名需要转送的患者情况各不相同,有受伤的,有高血压的,也有大出血、肠梗阻的患者,但能迅速抵达的救护车辆有限,大多数救护车都是从市区派往鄞江、洞桥等地,只能根据患者的轻重缓急来尽量安排援助。

  市急救中心调度员也希望市民可以谅解,如果是在附近且情况相对稳定的患者,可能会有“拼车”情况出现,也请家属尽量减少陪同人员,留出足够空间帮助更多的患者及时远离危险。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昨天,台风“烟花”已经过去,但我市不少地区的积水依旧没有退去,甚至因为连日来的大雨,有的患者被困在积水较深的地方难以前往医院救治。于是,宁波市急救中心调度大厅的指挥员们,竭尽全力,帮助患者尽早得到救援。

  一大早,记者从市急救中心附近的环城北路走过,有100余米的路段上有大量积水,水深处甚至没过了小腿,大量汽车“踏浪”前行,而这条路也是不少急救中心调度员上班的必经之路。

  “一直没有回家,实在是太忙了。”市急救中心调度科科长洪波静前晚就住在单位,时刻准备着指挥救援,这一忙便忙到了第二天早上。

  每位调度员面前是6个电脑屏幕,分别显示着急救车定位、车辆情况、求助者信息数据,手边寻求帮助的电话铃声此起彼伏。

  “王隘路与兴宁路交界处是吗?您稍等,我们立马派车前往车祸现场。”在不到1分钟的通话时间内,接线员已在系统中录入事发情况,并在应急系统的车辆列表中查询到空车。挂断电话,接线员迅速抓起对讲机发出指令:“李惠利兴宁急救点出车。”

  一个上午,电话一个接一个,调度员们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有的地区因为信号不好,电话里的声音听不太清,调度员一遍遍耐心地询问着,需要转运的地点,患者的具体情况,目前有没有受伤、能不能移动等。

  “洞桥下高速前往鄞江的道路通了。”正在规划救护车支援路线的市急救中心调度员王杨大声地向同事们传递最新路况。

  必要时刻,调度员们还要对接交通部门,派遣正在途中的救护车。刚完成一次转运任务的13号救护车,突然接到中心的指令,又要掉头去接一位在海曙二院的患者到市第二医院。

  “鄞江附近的高速路口有很多病人在等着转运,可以的话一辆车多接几名患者。”调度员陈梦婷在电话里说。因为每名需要转送的患者情况各不相同,有受伤的,有高血压的,也有大出血、肠梗阻的患者,但能迅速抵达的救护车辆有限,大多数救护车都是从市区派往鄞江、洞桥等地,只能根据患者的轻重缓急来尽量安排援助。

  市急救中心调度员也希望市民可以谅解,如果是在附近且情况相对稳定的患者,可能会有“拼车”情况出现,也请家属尽量减少陪同人员,留出足够空间帮助更多的患者及时远离危险。